儿子与妈(完整篇)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家里由于历史原因,一家四口只能一起挤在一所不到4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父亲自己睡一张小床,母亲和哥哥跟我睡一张大床,伯父刚退伍转业回来不久,在市里检查院当小干部。

盗梦了无痕

「唉,粗人,我和老马、老坑顺路,打一台车往西走,你怎么走?」老幺摇
摇晃晃地喊道。

十一岁的小情人

听到她的笑声,总会引起我一阵莫名的冲动,想把她搂在怀里,亲吻着她那
娇嫩的小嘴,抚摸着她的刚刚发育的乳房。但是,我不能,她正在同我的孩子玩
得起劲,我无法把她叫到一边去。

家花总比野花香

我记得:那时候四叔结婚都没有房子住,是在我们家住的(我父亲一共五兄弟,还加上三个姑姑,一共八个孩子,现在想起来,都不得不佩服我爷爷奶奶的本事)。虽然是在农村,可两家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还是拥挤得很。大姐二姐还有小妹三个人睡一个房,我和爸爸妈妈睡在一起。

家里有三个嫂子

我是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在我的家中有三个嫂嫂,大嫂叫程悠,是个长得非常美丽,全身散发出一股成熟女性特有的迷人性感的女人。

母子乱伦之妈咪的短衬裤

  我妈是我一辈子永远都爱的人,我总是喜欢环绕在她的身边,她拥有一副性感的身体,有着一对又大又丰满坚挺的乳房,柔软细滑成圆筒状愈往下愈越细的大腿曲线圆滑的小腿,平整的脚踝,以及一个能让抽插的人感到无比快活又大又白的屁股。我知道只要能看到甚至摸到她的身体,我的老二就会变得坚硬并&127;且感到一阵悸动。当我开始自慰的时候,我许多次花了上个小时的时间来幻想妈妈美丽的肉体,并且幻想和她做的情景。

调教淫母淫妹

不知从哪时候开始,好像是暑假开始没多久,跟儿子去山区小木屋度假时候,发生的事吧….。

淫欲魔功

每个人都以爲十八岁的她是性格开放,骨子里却是冰清玉洁,却从来没有人
知道她在小时候曾经被两人强暴!
那年她十三岁,处于叛逆期,曾经离家出走。
一个小女生独自坐在阴暗的街头,就让两个歹徒盯上了!
两个歹徒将她拖到一个阴暗的角落,脱光了他的衣服,侵犯了她。
joanne并没有记得两人的样子,她只记得侵犯他的两根棒子。
一根棒子强烈的插入她的嫩穴,一根棒子塞入了他的小嘴,两人一番抽插后
把腥臭白灼的精液射进了他的嫩穴与嘴里。
痛,是那时候唯一的记忆。
人是很玄妙,总是会记得痛苦,但是一旦痛苦超过了承受范围,脑袋会自动
封闭这段记忆,就在醒来后,她把发生一切都忘记了。
但是潜意识里她却不曾遗忘这段记忆,每一次跟男友亲密到一个阶段,她就
会本能的抗拒;她喜欢让男生臣服于自己,因爲潜意识想要报复男人。
欲魔打开了她脑海里的记忆,一段不堪的往事涌现上来。
joanne大哭,豆大的眼泪一滴一滴掉了下来,欲魔让她面对逃避已久
的往事。
joanne停止了哭泣,开始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抚摸自己。
人一旦尝过禁果,就不可能没有情欲,即使是被强奸,也是有快感,只是不
敢去感受。
此刻的joanne已经解开了枷锁,五年以来的情欲一下爆发出来!
欲魔在仰坐沙发如帝王般,拿着酒杯喝着酒看着joanne自慰秀。
此时,joanne已经脱的一丝不挂,左手摸着自己左胸,右手摸着自己
的下体,配上费洛蒙,此刻的她已是淫水泛滥,不住淫叫,她很清楚知道自
己在干什麽,但是她控制不了他自己!
欲魔知道是时候了,他的手开始抚摸着joanne纤细的肩旁,joan
ne皮肤略微黝黑,但是却黑的很有光泽,是个名副其实的黑美人。
欲魔一手抓着胸部,手指正在挑逗着软嫩的乳头。
受到刺激的joanne开始忍不住大声喘气,如果不是欲魔的施展了隔音
术,恐怕隔壁邻居也会听到这淫荡的喘气声。
欲魔停下了对乳头的挑逗,手开始往下。
欲魔的速度很慢,这是在勾起joanne更多的欲望。
joanne按奈不住,抓着欲魔的手快速的往自己湿透的下体摸去。
joanne喊道:“eros,给我,我想要!”
欲魔开始挑逗着joanne阴蒂,随着欲魔高明的指功,他的下体不住流
水,整个人倒在沙发上。
此时,欲魔脱下了裤子,露出了他的棒子。
欲魔的棒子可大可小,现在他勃起只是比一般亚洲男性的尺寸大了一点。
joanne很主动的,嘴巴过来叼着这根至宝,品尝着棒子的味道。
很舒服,joanne软软的嘴迈力的吸允着,有时会含着两颗丸子。
欲魔把娇小的joanne的了翻了来屁股撅高,joanne像狗一样趴
在沙发上,欲魔一挺,插进了嫩穴里。
“啊啊啊啊。。。。好舒服,快!继续插我!”发了浪的joanne不停的
哀求。
欲魔插进插出,期间还换了两个姿势。
“我….不行了,我要到了!”joanne喊着喊着整个人剧烈震动起来。
就是此刻,欲魔棒子一吸,将淫欲之力吸了进去,然后也喷出了白灼的精液
,精液塞满了joanne的淫穴。
剧烈的高潮让joanne昏死过去,欲魔运起了淫欲魔功,月光穿透窗口
射了进来,欲魔把全部的淫欲之力。
“太好了!居然突破到了淫欲魔功突破第二层!”欲魔暗自窃喜!
欲魔转身就消失不见。
在大学内,joanne不断的寻找eros,eros仿佛消失在这世界
上,没有人记得有这个人,也没有任何的入学纪录。
joanne后来开始与不同的男人做爱,她变得很享受性爱,但是她最怀
念的是那个打开她潘多拉盒的eros。
但是,她不会再见到eros,eros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
xxx
路过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大家一起来推爆!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
回覆
fishy3
的文章

我和丈夫教女儿做爱

我今年40岁了,结婚有十几年了,女儿今年也16周岁了。是女同事告诉女儿性虎网站的,看了非常喜欢,以后就经常看。我特别喜欢来这里看大家写的文章,并不是来寻刺激,主要是来看看有没有和我一样的女人,想知道其他的女人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感受和经历。

失去一个女人的痛

了我整个人生。它不是累积的一部分,而是占据了全部成了我人生的终结。在那之后,我可以说已经死去了。

朋友老婆的穴

「下了片的电影在mtv里一定看得到,我们去mtv看好不好?」她想了一下,大概见我很君子,微微点头:「嗯!也只好这样了!」我带着杜薇薇到忠孝东路上一家挺有名的mtv店,那家店的房间很大,座椅是大型沙发,等服务员送上果汁关上门离去之后,室内只有一盏昏黄的小灯,倒也挺有情调,我发现杜薇薇的眼神中有着一丝不安,因为大型沙发如果坐下两个人,一定是肩靠肩腿贴腿的。

幼儿园故事

这是一家街道办的幼儿园,招收的当然是那些周围地区的中、下层人家的孩
子。之所以能够办下去,因为平时运营的成本很低,请的老师都是一些年近退休
的妇女,当然,教育是谈不上的,顶多是看看孩子罢了。教室也是居民住宅改建
的。但是院方也从不为生源操心,毕竟有钱的家庭不多,而且幼儿园就在居民家
附近,每天只要步行就可以把孩子送到。